小说阅读吧年代文里搞建设第6节

第6节(1 / 2)

作品:《年代文里搞建设

-------------------------------------

杜玉梅匆匆忙忙地骑车而去,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妇女一前一后骑车进了院子,跟在杜玉梅身后的那个妇女自行车后座上还带了一个圆滚滚的胖墩。

叶泠让夏旋帮着择菜,她擦了一下手上的水,出门去迎客人。

没等叶泠把迎客的话说出口,那妇女就一把抓住了叶泠的手,“小叶啊,你还记得我不?咱之前见过的!”

叶泠仔细一想,从记忆中找到这号人的印象,连忙道,“记得记得,李……李老师好!”

这妇女名叫李月红,一重身份是首都药厂厂长的配偶,另外一重身份则是首都药厂附属学校的初中老师,现如今早就退休了,不过叶泠上初中那会儿李月红还在任教,只是没教过叶泠。

李月红一脸愁眉苦脸地假笑,“哎,是我,果然是咱附属学校出来的学生,停了十年都能考上京华大学。我听玉梅姐说你学过一阵子医,在东北那边的名气不小,你给我家壮壮看看吧,这孩子快愁死全家人了。”

叶泠见那小胖墩嘴唇黑紫,脸色发青,伸手在那小孩前胸敲了敲,又在那小孩的后背上拍了拍,最后拿起那小孩的胳膊来,把了三分钟的脉。

她伸手按住那小孩后背上靠近肩胛骨的位置,问,“鼻子现在是不是通气了?”

那小孩深吸一口气,激动地‘嗷’的一声叫了出来,“通了!通了!真的通了!奶!我鼻子治好了!”

李月红也看呆了,之前又是吃药又是打针都没给自家孙子的鼻子弄得通了气,这会儿咋被拍了拍掐了掐就通气了?咋感觉像是在变戏法一样呢!

叶泠张嘴就给祖孙俩泼了一头凉水,“别高兴得太早,这只是暂时性地通了。距离治好还得吃一段时间的药。家里有干丝瓜吗?没有的话就想办法买两条。用火柴把干丝瓜条点着烧成灰,然后去药厂里找个天平,分成十五克的小包,每天早晨用开水冲十五克喝下,能保证一天鼻子不堵。”

“这个主要是通人体内运气关窍的,喝了丝瓜灰之后,可能会感觉鼻涕多、痰也多,不要紧,咳了吐了擤了就好了。等关窍彻底通了之后,鼻涕和痰就都会减少,头痛的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

“不过这孩子身上的问题不是喝点丝瓜灰就能解决的,丝瓜灰也不能一直喝,不然人体内长期留不住水,也会出问题,重点还是吃药治病。”

“这么小的孩子,脸色就这么不好看,肚子还挺这么大,肝不好,脉象也很沉,吃点小香兰丸就好了。”

李月红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对对对,就是肝不好,之前看病的医生也说过。小香兰丸去哪儿买?医院有卖的吗?”

叶泠摇头,“买不到的,是一种古法药丸,需要根据你家小孩的问题调配中药,然后磨成粉后用老蜜一层一层刷出来的药丸子。等我三天时间吧,下周四中午来这儿,我把药丸子治好带过来。连着吃一个月,肝上的问题解决了,呼吸运气的关窍通了,这病自然就根治了。”

小香兰丸的主要成分是藿香、佩兰、制半夏、陈皮……当然,只有药还不行,需要特殊的淬炼方法。

这种淬炼方法也不是叶泠同李月红说的那古法,古法能用熬药煎药替代,她的那些淬炼药物精粹的方法却是熬药煎药替代不了的。

送走千恩万谢的李月红那小胖墩,杜玉梅关上门问叶泠,“泠子,有几分把握?”

“小毛病,不难治,等着吧。只要开始吃药,很快就能看到效果,那小胖墩的嘴唇两天就不会那么黑了,脸色也会有明显好转。不过药得连着吃四个周天,也就是二十八天。”

“那就成,你弟想要升车间主管的事儿应该有着落了。”

吃过午饭,叶泠往首都药材市场跑了一趟,各种常用到的药材买了一大兜,回到五道胡同就开始淬炼药材的精华。

孤阳不长,孤阴不生,世间万物,俱是处于阴阳调和的状态。只是这阴阳调和是分相对强弱的,有些药材阳性足,那便是温热药性,有些药材阴性足,那便是寒凉药性,再以五行配伍相佐,同一种药材中,具备的药性少说也有七八种。

叶泠所用的淬炼手法就是将那些需要用到的药性都提炼出来,用不到的药性便留在药材上,因为药材本身的阴阳调和状态已经被打破,药效近乎荒废,若是被人误食,反倒容易变成伤人五脏的毒药,所以不管是医者还是药师、丹师,都习惯将那些淬炼滞后于下的残药一把火焚烧掉,避免自己的无心之过成为日后的害人之物。

如今的叶泠没有修为在身,淬炼起药材来远没有前世那般得心应手,好在每次凝出药丸时,会得到一定的馈赠,修为会略微增上一些。

忙活到五点,眼看着夏骏就要下班,叶泠才凝出两粒小香兰丸,不过好在药材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她将药丸收起来打算做饭。

突然想到自己手里还有个金手指殊途镜,叶泠便把药丸置于内藏殊途镜的手掌心,手掌心微微一热,居然出现了一本厚厚的书,看着像是传承下来的古籍,简单得装帧尽显年代感与沧桑感,叶泠都担心轻轻一碰就把那书纸给碰碎了。

她试着摸了摸书纸,发现纸张质地还算厚实,这才大胆地翻看起来。

第11章 连翘三清片

这本书里的内容有些出乎叶泠的预料,居然是讲‘小香兰丸’化学成分配比及生产工艺的。

在叶泠的认知体系中,她是用体内凝练的元气以特殊的淬炼手法使出来,用以淬炼出不同药材中的精华成分,再通过君臣佐使与温热寒凉的配比,将多种药材中的精粹凝练成丹。

可在这本瞧着有些破破烂烂的古籍中,给叶泠指出了另外一条路——利用物理、化学、生物的方法,将药材中的有效作用成分分离提纯,再通过多种手段使这些成分融合或者是发生反应,形成新的物质,最终形成的物质就是叶泠使用炼丹手法凝练出来的丹药。

“这就是‘殊途镜’取名‘殊途’二字的意思么,竟果真是殊途同归。原来炼丹就是使各种成分发生化学反应……”

这本古籍为叶泠打开了一扇认知这个世界的新的窗户,她不知不觉间就看得入了迷,好在她看书速度极快,有《大梦古经》在,她也养成了在第一次看书时‘不求甚解’的习惯,不管能不能全部看懂看透,都先看完,梦里一梦三千年,有的是时间慢慢品位揣度。

此外,叶泠一直都有从‘整体到局部’的视野,背一本书,最好的办法不是从头开始慢慢背,遇到不会的就一直死磕,直到死磕明白再进行下一步,而是先大面积地背,将那些容易记住的东西都记住后,人的脑海中就会自然而然地搭建出一整个框架来,余下的工作就是填补这个框架上的窟窿。

‘女娲补天’虽然难,但较之于‘开天辟地’,大概还是要容易一些的。

厚厚一本古籍看完,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了。

叶泠把翻到的最后一页书页合上,那厚厚一本古籍居然化作漫天光点散落开来,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若不是脑海中已经记了许多的东西,叶泠都要怀疑自己方才接触的东西是不是错觉。

站在厨房里回味了一会儿方才学到的新东西,叶泠忽然意识到,自个儿还没有做饭!

原本都已经打算要做饭了,突发奇想拿着‘小香兰丸’试了试自个儿的金手指,结果一试就是大半个小时,别说是做晚饭了,锅都没烧热呢!

麻利地淘好了米下到锅中煮上,叶泠想着家里还有夏骏蒸的馒头,索性就不做主食了,加点猪肉炖点儿从回龙坳带来的干豆角,把馒头就放到菜汁上蒸热,也是一道不错的晚饭,关键是省事。

干豆角放到水里泡上,馒头切成拇指大小的小块,炒锅里的油温刚热,夏骏就领着夏旋和夏凯进家门了。

俩小的被夏骏打发去自己玩儿,夏骏自个儿钻进了厨房,见叶泠正要炒菜,他赶紧洗了把手,道:“我来炒吧。”

叶泠也不客气,她直接从灶台边上退了下来,见夏骏身上的衣裳有些脏了,道:“那你把身上的衣服换一下,我看你外套和裤子有些脏了,这会儿正好有烧热的水,我现在去洗了,晚上放在灶台跟前晾一晚上,明天早晨就干了。”

在回龙坳的时候,洗衣服惯常用的是草木灰,用草木灰水泡上衣服,半个小时候揉一揉搓一搓,衣服上的脏东西很容易就洗下来了,毕竟这年头的脏东西也没多少,泥巴脏水这些不沾衣裳,最难洗的是那些下地干农活时沾上的草叶藤条的色儿,得搓好半天也不一定能够搓干净,至于油污那些,基本上是碰不到的。

哪家倒霉孩子要是吃饭的时候把饭碗里的油花花溅到衣服上,保准得吃一通教训,吃的油都没多少,你个瓜娃子还想浪费?

到了京城这边,杜玉梅给叶泠拿过两块板砖一样大小的肥皂来,叶泠就会偶尔用一用肥皂洗衣裳。

www.xsydb.com-小说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