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吧年代文里搞建设第10节

第10节(1 / 2)

作品:《年代文里搞建设

可是想到眼下的情况,她要是有了配方不交,怕是就得站在劳动人民的对立面上了。

“算了,先做出来再说,相信国-家不会亏待我的。”

秦春生都亲自来过一趟,叶泠在首都药厂用实验室,哪里还会有人拒绝?

首都药厂工会的那些人听说叶泠是在实验室研究合成维c的方法,还特地贴心的把实验室通的暖气管道阀门给打开了,生怕叶泠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室时冻着。

白天在京华大学上满满一天的课,中午在学校食堂对付一顿,然后去图书馆看书借书,晚上先回家做饭,吃过饭后把碗留给在家准备考夜大的夏骏洗,她则是骑车去药厂实验室看维c的发酵情况。

有道是知易行难,哪怕是方法早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可真到了做实验的时候,还是会有各种问题出现,一不留神发酵液的h高了,一整罐的黑醋酸菌死了大半,一不小心发酵液的h低了,产生出来的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有害物质……

叶泠不断从失败中汲取经验,总算在二月初的时候,从发酵液中提纯出了将近两公斤的维c粉。

她没贸然去用这维c,而是先用化验室的化验设备测了自个儿提纯出来的这些维c粉的各项性质指标,确认这些维c粉的浓度比国外进口的那些维c粉的浓度还高之后,将她特地培育出来的发酵用优良黑醋酸菌菌种保存好,将维c粉装到一个瓶子里,带着去了老叶家。

眼看着都已经十点半了,叶安和杜玉梅早就躺床上休息了,听到门被‘邦邦邦’地敲响,还有叶泠在外头叫门的声音,“妈!爸!河子!开一下门!有事!”

还没睡着的杜玉梅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给吓了一跳,连忙把半梦半醒的叶安给推醒,从身边的柜子上拿了叶安的衣服递给叶安,“赶紧起来开门去看看,泠子咋这会儿过来了,该不会是同骏子吵架了吧……”

叶安愣了一下,咕哝道:“咋可能啊,就骏子那耙耳朵的性格,能吵起来?你还看不出来么,骏子那性格就是事事都以泠子为主的,被泠子拿捏得死死的,人也老实厚道。要是夫妻俩真吵起来,那绝对是咱闺女单方面欺负人家。事后还得仔细想想,咱闺女究竟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能把人家那么老实一后生给气得上了头。”

“不过啊,你别跟着瞎操心想东想西,等闺女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我估摸着不是吵架的事儿。泠子大了,说事都是报喜不报忧的,真要是吵架了,她会同你说?这段时间泠子天天都往首都药厂跑,我估摸着应该是那边出了啥事。”

杜玉梅一个激灵,陡然间想到那次吃羊肉锅子时叶泠说过的话,当下就喜上眉梢,激动道:“是不是泠子说的那个药给制出来了?我记得泠子之前说问题不大来着。”

叶安摇头苦笑,“要是真有那么容易,这种药能卡得了国内那么多药厂这么多年?洋鬼子能拿着一个药方从咱这边赚走那么多的东西?那么大一瓶药,能换多少个罐头啊!多少个茶杯凳子?多少个暖水瓶?咱闺女又不是神仙。”

杜玉梅之前在首都药厂上班的时候干的是库房里清点登记的活儿,同技术岗接触不多,但叶安接触多啊!

他接触得多了,自然知道搞技术有多么难,当初老太太得了那坏血病的时候,叶安觉得买药太贵,尝试着找了几个老朋友,想看看能不能凭自个儿的能力把这药给制出来,结果老朋友当头就给泼了凉水。

“想啥呢……这个药要是能制出来,会拖到现在?别说是咱首都药厂没这个技术了,就是华科院那边的研究所也搞过这个研究,那边人才多,投入得更大,也没搞出什么名堂来。”

叶安一边叹气一边披上衣服往外走,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些,叶河已经穿上衣服给叶泠把门打开了。

等叶安打开房门时,叶泠正好进来,她把手里拿着的那个编织袋往桌上一放,道:“爸,维c我合成出来了,你看看吧!明儿早上-你去同秦厂长说一声,我合成的东西就放在这儿,你们想咋研究咋研究,想咋化验咋化验,成本原料价河子知道,我合成了这么多,原料只花了二斤猪肉的钱,而且原料也好买,具体的你们问河子,我明儿个还有早课,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之后,没等叶安给出任何回复,叶泠就麻利地走出了屋子,顶着漫天星光骑车消失在夜色中。

叶安张了张嘴,感觉脑子有些空白。

“这维c的合成,真有那么容易吗?”之前他那老朋友说合成不了,是他闺女太强还是他那老朋友太菜?

杜玉梅却是惊喜地笑出了声,“真弄出来啦?那是不是说,河子升岗位的事儿也有着落啦?”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我尽量早点更,今天在忙别的事儿,更新有点晚,抱歉哈……

第18章 衍生物

叶安听了杜玉梅的话,没好气地说,“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想着河子的工作?我跟你讲,你别再在闺女面前叨叨叨,闺女是嫁了人的,厂长愿意把机会给骏子,那是因为人家心里清楚,嫁人了就该以男人孩子为重,娘家兄弟就得往后稍一稍靠一靠。”

“泠子心里烦不烦你我不知道,我心里都觉得你烦。你只是烦泠子吗?你连河子都烦上了!河子都同你把话说的明明白白,上不上都无所谓,工资涨了是好事,不涨的日子都过了多少年,非得这次就爬上去?厂长卖咱闺女一个面子,是因为咱闺女把人孙子的鼻子给治通畅了,谢书记人家就不能惦记侄子?”

“我听着你都烦!你就可劲儿作吧,现在泠子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没空同你逼逼叨叨,你要是哪天把人惹毛了,人家索性不过来了,连门不登了,看你咋办!这还是小事,要是你把你闺女的暴脾气给勾起来,让人把你熊一顿吼一顿,我看你咋办!”

“我是她妈!她敢!”杜玉梅这话说的外强中干,因为她心里实在没多少底气。

叶安冷笑一声,“有什么不敢的?你不同意但泠子做了的事儿,少吗?你不同意她下乡,她没下?你不同意她嫁人,她没嫁?孩子都有俩了!你也就在我面前逞逞威风,你闺女心里主意多正多坚定,你心里就没点数?”

“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想说你了,人骏子买羊肉回来吃,不就是因为中午泠子提了一句?厂长卖泠子个面子,给骏子一个升岗位的机会,且不说还有个门槛摆在那儿,非得骏子考上夜大才能上,就算骏子真上了河子没上,你那天摆个脸是啥意思?就见不得你闺女好女婿好?”

“嘴上说着盼着闺女好女婿好,实际上就闺女女婿不能比河子出头拔尖呗!你别光看着泠子和骏子现在过得不差,桥西羊肉都舍得吃,你得看看夫妻俩的根基是个啥!河子是没结婚,但结婚的房子是有了,他这么多年赚的工资,交给你的你都给攒着,泠子有啥?咱置办了两处院子了,膝下也就闺女儿子俩人,你可从头到尾动过给闺女一处院子的打算么?”

杜玉梅张口不语。

叶安叹了口气,“所以就知足吧,你觉得亲妈见了闺女,就算有再多的隔阂也能扫清,可世事哪是你觉得怎样就怎样的?十年啊,从她还没成-人到现在当了妈,吃了十年的苦,你也说失望就失望说不联系就不联系,关系早就生疏了。你以为冷掉的心是一天两天就能捂回来的?慢慢捂着吧,别偏心偏得太过了。”

杜玉梅张了张嘴,赌气到:“我不和你说了!就你话多!”

她气得辗转反侧,叶安也没再说话,躺会床上瞪着俩眼睛看窗外。他比杜玉梅想得更多,叶泠要是真把维c给搞出来了,国-家给的奖励绝对不会少,保不准夏骏往后能在首都药厂内一连好几跳,说不准还会发一笔丰厚的奖金。他记得三年前药厂内改进出氯霉素生产工艺的那个人都拿了八千块的奖金,维c可比氯霉素重要多了,要是维c的奖金下来,叶泠说不定都能冲一冲四合院……

杜玉梅辗转反侧得被窝直漏风,叶安没好气地说,“别想了,河子的工作用得着你操心吗?就放心吧,泠子对河子比对你都亲!你为河子操心,泠子操的心更多!”

杜玉梅这么一想,还真是,心里瞬间大定,她翻过身来问叶安,“你说泠子心里对我真有那么多的隔阂么?我觉得还好啊,她忙得风风火火的,孩子敢放心给咱带,我也没觉得外孙就是不亲,两个孩子都认认真真带着,骏子也向儿子一样,起码咱给河子吃啥,骏子没少上,就是我这心吧,总觉得儿子要比女婿重要,但谁不觉得啊!女婿再亲也就是半个儿!”

“拉倒拉倒!赶紧睡觉!明早我还得早起去厂长家堵门呢,要是这事儿真办成了,泠子绝对不会稀罕咱那院子。你当初还买了院子不告诉泠子,到时候人家买更大更敞亮的,稀罕那小院……”

抬手拉了灯绳,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叶泠回到家后,夏骏早就把俩孩子打发睡觉了,他自个儿还在屋子里看书,一是等叶泠,二是为考夜大做准备。

见叶泠回到家,夏骏从暖水瓶里倒了一杯热水给叶泠递过来,问,“实验进行得咋说?”

“做出来了。”叶泠去找水盆打算洗漱。

夏骏点点头,“做出来了啊,”他陡然间愣住,一脸惊讶地抬头看向叶泠,说话都结巴了,“媳妇儿,你是说,维c,你做出来了?真做出来了?”

眼看着夏骏的嗓门突然拔高,叶泠吓得赶紧捂住夏骏的嘴,没好气地说,“俩孩子都睡着了,你这么大声嚷嚷干啥?这有啥真假的,做不出来我诓你啊,诓你有钱赚吗?明儿个我爸肯定会去找厂长说这事,你上班的时候应该就能收到化验室化验的消息,维c真是个暴利的东西,洋鬼子都是黑心肝儿的,成本价那么便宜,他们卖到国内居然那么贵!现在我用白菜价把维c做出来了,往后老百姓又多了一种能吃得起的药。就是不知道首都药厂会给我啥奖励……”

趁着叶泠泡脚的工夫,夏骏把自个儿复习夜大考试时没学明白的东西问了叶泠,搞明白之后就睡觉了。

《大梦古经》悄然运转起来。

www.xsydb.com-小说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