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吧年代文里搞建设第17节

第17节(1 / 2)

作品:《年代文里搞建设

-------------------------------------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在迈斯伦集团宣布断供维c的时候,这震惊整个大中华区的新闻并没有传到花国本土,只有少数一些业内人士听到了消息,百姓日报根本没为这件事浪费半点笔墨。

而是等到迈斯伦集团宣布全面撤出大中华区业务后,维c风波眼看着已经渐渐平息,百姓日报却用了大段的笔墨将这件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还原给普罗大众,并重点介绍了由春回药化与首都药厂联合研发维c并取得全面突破的事迹,最终以一段话介绍了春回药化。

“没有春回药化厂长叶泠同志的不屑努力,就不会有远超于全球同行所掌握维c技术的新技术诞生。由春回药化与首都药厂联合研制的维c原料大大降低了生产维c的成本,使维c片变成了所有人都能吃得起的药!值得一提的是,春回药化生产的洗衣皂、净白皂、驱虫皂等也已跻身于国际一流水平,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惠泽全国人民,添加有由维c原料改进而来的维c衍生物的净白皂更是成为了妇女小孩的最爱。”

百姓日报可是面向全国人民发售的报纸,有了百姓日报的宣传和背书,春回药化这个本来只是在首都这个小圈子里走红的小厂子瞬间爆红,销量暴增,许多其它地方的采购员因公到首都出差时,都会直奔首都药厂来买走几箱的皂,这都是厂子里的同事们要求带的。

也有许多外地百货大楼的领导特意搭乘火车赶到京城来,想要同春回药化签订供货协议,让春回药化通过邮政的方式定期给他们供货。

订单源源不断地飞来,按理说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夏骏和叶河却根本笑不出来。

订单是多了,可眼下这小作坊似得春回药化根本吃不下这么多的订单啊!以春回药化的体量,供应整个首都的市场都已经够呛了,这皂又不是买回去供那儿不用,而是一个消耗品,用完还会再买的,如今陡然有那么多外地的订单涌进来,说是拒绝吧,又怕伤到了同胞的心,不拒绝吧,哪怕生产线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也满足不了,这该咋办?

夏骏与叶泠一合计,便将决定给敲定了下来。

建厂房!

建生产线!

招工!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结束,大家晚安啦~

第31章 抗生素

大学课堂对学生的管束不严, 对于大学教授来说,授课只是他们需要完成的多个任务之一,除了授课之外, 科研项目才是重中之重。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教授对于学生是不怎么上心的。

换句话说, 都读到大学了,哪里还用得着老师在后面催着撵着学?要是一点儿自律性都没有, 那还上什么大学?

京华大学药化系的很多教授同样对学生没那么上心,讲大道理的时候一点都不会吝啬,但让他们费心思去盯某个学生上课是否专注,作业完成得是否顺利……老师们哪有这个闲工夫?

但叶泠不一样, 一来是她才刚入学就把维c提纯配方这个‘老大难’的卡脖子问题给解决掉了,老师们想不关注她都难,二来则是除了一开始那几节课之外, 叶泠只要去教室上课,就会坐在教室的后面, 与挤在前排的学生格格不入。

新的工厂要开始建,又是四处跑去批地又是找施工队,就算有夏骏、叶河与叶安在前面撑着, 叶泠也不可能完全从这些事务中脱身。

直到四月底五月初,劳动节假期结束,叶泠才有机会完整地回到京华大学去上课。

授课老师看到叶泠来了,还挺惊讶的,似笑非笑地同叶泠说, “叶玲同学, 维c研究出来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完全荒废了自己的学业啊!你的天赋那么好,如果好好珍惜这段学习时间的话, 将来说不定能研究出更多更好的药物来,怎么就连课都不上了?”

“难不成是你觉得我课上讲的东西太简单了,听不听都行?我早就听其他老师说你自学能力特别强,这会儿就来考考你,要是你能答对三分之二的问题,往后这门课来不来都行,你随意。”

叶泠有些尴尬,她确实是没尽到一个学生的责任与义务,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荒废了学习。

京华大学里头关于药化专业的藏书不多,但首都药厂图书室的藏书可不少,她这段时间来上课的次数不多,跑去京华大学图书馆借书的次数可不少,一周至少要来两三次。

平时忙归忙,她随身带着的手提包里可一直都放着书,只要得了空闲,她都会去认真看书,《大梦古经》更是一晚都没断过。

这会儿既然老师要提问考校,那就接下好了。

叶泠神色淡定地坐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您请。”

那老师被叶泠这淡定神色搞的有些愠怒,一连考校了叶泠将近三十个问题,前十个问题他还是收着一些的,问的都是课本上的基础问题,心里还打定主意,如果叶泠能把这十个问题都答上来,他就放叶泠过关,毕竟懂这十个问题的人通过考试就不算什么难事。

可十个问题问完,叶泠丁点儿错误都没犯,很多问题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甚至引经据典地提了很多国外新发表的科学论文来作证自己的观点,关键是,叶泠提的那些文章,这位老师都看见过,只是苦于他的英文水平并不是很好,只能模棱两可地看个大概,没能完全看透看明白。

前十个问题提问完,中间十个问题就很有难度了,都是与这个学科相结合的新兴问题,许多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但叶泠依旧侃侃而谈地给出了自己的猜想,到了最后十个问题时,根本不能算是这位教授提问考校叶泠了,而是他拿出了探讨论证的态度来与叶泠讨论一些他正在攻关的科技项目中的问题。

叶泠有认真预习过这位老师讲授的这门课程配套的教材,从第十个问题之后,这位老师问的问题就已经超纲了,不过叶泠本身就不算闭门造车的性子,她对这些教授提出的一些问题也挺感兴趣,二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谈论了下去。

教室里的其它学生都听懵了。

他们原本以为自己与叶泠的差距是普通学生与用功学生的差距,如今听着叶泠嘴里吐出的那些特殊名词,再看看授课教授那时而恍然大悟的模样,这才惊觉,自己与叶泠的差距已然是学生与学神的差距,叶泠这样的人已经飞升了!

不知不觉间,下课铃响起,那位教授才恍然回神,自个儿这一节课居然啥都没讲。

他虚握拳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同教室里的学生道:“下节课我们再仔细讲内容啊,你们都好好同你们这位同学学习,她的知识储备已经不亚于我了。叶泠同学,往后我上的课,你不用来,听我讲课就是浪费时间。你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把你刚刚提到的那几篇文献翻译一下给我,我外文水平不太好,一边查字典一边看那些文章,总是看得磕磕巴巴的。”

他有些担心叶泠拒绝,连忙补充了一句,“那些论文对我手头的研究挺有用的,你放心,不会让你白翻译的,我们会按照请资深会议翻译的价格给你润笔费。”

叶泠缺那点儿翻译费吗?

还真缺!

洗衣皂、净白皂与驱虫皂的销量一直都居高不下,连三晋省、豫南省、汉江省、川蜀省等地的百货大楼都来签订了供货协议,虽说没有约定具体什么时候供货,但约定了有货之后每个月的最多供应量,都是三十箱五十箱地预定,生产线上只要一有货,立马就会发出去,首都本地的百货大楼会直接在首都药厂门口等着拉货走,若是有余货,也会稍微攒一攒,用邮政寄出去,就算无法满足那些百货大楼的需求,也得喂点饵,把客户给吊住。

这三种皂倒是给叶泠赚了不少钱,可新工厂正在建设,砖料石材得花钱,批地还是欠的银行的借贷款,等工厂建完后,购买生产设备也得花钱,水电也要钱,生产皂的原材料也用钱……叶泠真挺穷的。

若是做翻译赚点润笔费的话,正好拿来给家里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也能帮到国内的研究人员,属于两全其美的好事。

授课的那位教授姓李,叫李久承,是国内研究炎症反应的专家。

李久承教授在叶泠这儿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差遣一位学生往办公室跑了一趟,拿来一本他珍藏的学术著作和一沓教案本,郑重地把那本学术著作交到了叶泠手上,道:“叶泠同学,这本英文著作很重要,我啃了两年都没啃明白,麻烦你优先翻译。如果你对这本书中的内容有什么见解,也可以批注在一旁,我十分欢迎你参与到讨论与研究工作中来。”

叶泠看了一眼那本学术著作的封皮,问李久承教授,“抗生素的?”

李久承教授点头,“是抗生素鼻祖弗莱明的大弟子写的书,算是抗生素领域入门必读之物。这本书系统的介绍了抗生素的机制以及英格兰那边对于抗生素的初期研究。咱们国内目前对抗生素的研究比较破碎,很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系统性研究出来,我想把这本书引入到国内的学术界中来,就算这书里面的有些东西已经过时了,就算英格兰那边已经研究出了新的技术,但这本书都能算是一座桥,能省我们不少摸着石头过河的时间。”

“确实如此,您放心,我会认真翻译的。”

叶泠本身是对抗生素不太感兴趣的,因为在她前世的记忆中,天地有正负,日月分阴阳,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契合阴阳正负而生的,人体内出现的炎症就属于阴元郁积,只要将阳元扶正,阴阳调和,炎症自然会消解。

www.xsydb.com-小说阅读吧